“AI+”时代来了吗?人与AI如何相处_0

作者: admin 分类: 财经 发布时间: 2019-03-28 10:04

中新经纬客户端3月27日电 1956年,美国达特茅斯会议聚集了最早的一批研究者,确定了人工智能的名称和任务,被称为AI诞生的标志。人工智能从诞生发展至今已经60多年,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正在深刻改变人类社会和世界的面貌。为抓住 AI 发展的战略机遇,越来越多的国家和组织已争相开始制定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。

AI数据应该如何处理;现在的AI发展水平处于什么阶段,离真正的人工智能还有多远;人工智能与制造等行业的融合,对就业造成了巨大冲击,人与AI未来如何相处。这些问题,引起了学研、产业、公众的广泛关注。

3月27日,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,威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文琦、现代密码学之父、图灵奖得主、Cryptic Labs首席科学家惠特菲尔德·迪菲、阿斯利康公司董事长雷夫·约翰森、携程旅行网首席传播官席伟航、百度副总裁尹世明与小i机器人创始人、董事长袁辉进行了深入讨论。

数据需要“清洗”与管理分布式AI系统需求凸显

雷夫·约翰森认为,在医疗领域,有三件事情可以通过AI辅助:生物学、基因排序、定制个性化药品。要实现这一切,数据要首先得到存储和管理。对于AI来说,目前存在的大量数据大都是没有经过“清洗”和整理的“脏数据”,必须要清洗和整理,才能有效利用这些数据。目前,还没有人找出办法,对AI数据进行整理。所以,AI的第一个应用场景应该是“清洗”数据。

尹世明称,可以基于一些有噪音的数据,生成非常可靠的清洗整理数据的模型,亦即AI的算法。强大的计算力,使人们可以在任何时候,从边缘或云端调用数据来支持AI。所以,数据是核心,硬件则是驱动的关键。

从事硬件领域的陈文琦也认为,硬件驱动对AI的发展非常重要。今天谈的AI,其实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,突然之间变得强大和无所不在,最重要的就是计算力的支撑,计算的作用越来越重要。“MIT在五个学院之外又建立了AI学院,但是麻省理工并不是唯一这样做的学校,很多的大学和学术机构都在关注。计算力将发挥更大的作用,我们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但是现在注意到了。所以,计算力是AI向前发展的最大驱动力。要突破现在的架构量,建立巨大的并行处理能力,依然会面临很多的问题。”

在AI系统集中式、分布式问题上,陈文琦、迪菲和雷夫·约翰森的观点一致,认为目前普遍存在的是集中式AI系统,希望未来有一个更发达的分布式AI系统,来帮助解决数据清理、安全隐私等问题,而区块链技术的进展则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。

AI发展需突破理论框架融入生活与产业

AI是真正的智能么?广义的AI与侠义的AI之间的距离是什么?

迪菲认为,它比其他的现象更类似人的思考。袁辉说,广义的AI已经发展了60多年,关注得最多的是算力和数据问题。之所以这个话题长盛不衰,是因为新的AI正在走入一个困境。对于AI的未来之路在哪里,很多人存在误解。人工智能分为通用的人工智能和特定的人工智能,过去的60年间,人类做了很多通用的人工智能,但希望和现实的差距还很远。

“目前AI的数据处理还是非常初级的,我们是用巨大的数据处理一个很小的任务。从我们过往的经历来看,原本可以通过非常小的数据,完成很大的任务。”袁辉称,深度学习只是AI的一部分,未来AI的出路应该有两条。一条是突破过去的框架。如果不能突破过去的理论,AI很可能会陷入研究困境。二是AI的应用要融入生活的各个方面、产业的各个领域,这是AI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。

尹世明认为,把AI变成应用,需要一整套的产业链来提供支持,比如说边缘计算,要有云计算的能力加上边缘计算的能力;基础设施需要改变;需要数据标识的工具,即数据做

人与AI如何相处

随着AI快速发展,影响力越来越凸显,它会在多大范围内代替人的作用,人与AI应该如何相处,成为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席伟航举例称,上世纪80年代,要安排一位领导出国访问,需要几位工作人员一起工作7天才能安排出一个圆满的行程。自从有了ATO,一个人最复杂的行程只需要20-30分钟就能解决。如果今后普遍运用AI,这样一个行程3分钟就可以解决了。

他说,AI对互联网旅游非常重要。携程现在每天实际产生的定单有几百万张,其中机票和酒店订单各有100多万张,由此产生的咨询业务量是惊人的。携程过去最多的时候有15000个人工客服,每天要接100万通电话,还有100多万封邮件。其中很多咨询问题是同质化的,但过去需要人工一个一个回答,成本非常高,效率也不理想。两三年前,携程开始引入人工智能的一些工具,效果很好。预计今后可能有70%~80%的呼叫电话可以用人工智能的方式来分担。

陈文琦说,到2030年,全球会有8亿人的工作被AI取代,无人车、无人商店等形态会普及,会给整个社会结构带来巨大的变化。如何应对AI对就业带来的冲击?一方面要靠政府的政策、好的管理机制;二是要从技术上来解决;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AI教育,不管什么学科,未来都需要用到AI,这已成为非常广泛的需求,全民都需要了解AI、学习AI、参与AI广大的应用和市场,AI应该成为学校最重要的必修课之一。

袁辉对此则持相反观点。他认为,现在选择AI专业、数据专业,就像多年前计算机还不普及时,大家踊跃学习计算机一样。但是,AI已不只是计算的概念,它具备自我意识的智能。所以,教育面临重大选择。那些被取代了岗位的人应该怎样再就业和培训、如何扮演好人类的角色、利用好AI这个工具,这些才是真正应该学习的。

AI的发展伴随着伦理的质疑和讨论。袁辉认为, AI一定要和具体的社会、商业结合来产生价值,否则永远就是一个实验室的产品。AI的发展绕不开伦理,这个伦理是人类赋予它的,所以人类一定要做好自己,合理用好AI这个工具。“AI对人类来说只是一个孩子,18年以后是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,还是用一把刀对着你,这是由人类自己决定的。”

雷夫·约翰森表示,日本的人口老龄化现象比较严重,大家都在讨论人口不足的问题,比如居家养老的人是否可以获得很好的服务,是否应该接受更多移民,但是他们开发的机器人技术,已经可以让人和机器人进行互动。未来应该让AI以造福人类的方式与人类互动,真正地帮助人类发展。

席伟航说,可以预见,AI在很多细分的具体应用领域会很快发展起来,比如旅游、会计、审计等,但在人类没有了解自己的大脑是如何工作之前,不可能真正制造出和人类同样思考的或比人的思考能力更强的AI工具。人类不知道如何合理控制管理AI之前,真正的AI也不会大规模地应用。当真正的AI实现以后,大量剩余劳动力会去做什么,这也是各国政府需要共同应对的难题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